阿月

【慧光】小贺卡

-慧光慧光慧光[重要的事说三遍


-双大学生设定


-估计OOC 慎入




“所以说,ひかる画的这个到底是什么啊?”伊野尾把手里的小贺卡翻来覆去地看了不下有十分钟,还是一点头目也没有看出来。

“いのおちゃん要仔细地好好看哦,”薮笑得眯起了眼睛,“毕竟这是ひかる亲手画给你的大信息哟。”

“所以说美术生真的麻烦,有话不能发邮件或者直接说吗。”伊野尾放弃似地把小贺卡放回了口袋里,把离自己有些距离的冰可乐拉到自己前面,玻璃带着水痕擦过木头的桌面,杯中的液体被一下子吸光,留下了融化了一半的冰块。“我先走啦,还要忙期末作业。”向薮摆了摆手当作是道别,忽略了身后传来的一句“又是我付钱啊喂”。



期末的时候一定是初夏,所以初夏的燥热和期末一起成了让人脾气暴躁的原因。这是伊野尾所知道的关于八乙女的一条定律,所以他认命地了解到,要是自己不正确猜出来那个小虎牙的意思,估计他一个夏天都不会理自己的。

啊啊,所以说真的好烦躁啊。


随便在校园里乱逛的时候发现操场后面的座椅上躺了一个小金毛,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地走过去后就后悔了。毕竟自己还没有猜出来人家的意思,就这样去和ひかる照常嘻嘻哈哈地打闹的话,会生气吧。

心里是这么权衡着的,但是伊野尾的手还是触上了那头耀眼的金毛。烫染过的头发有些发硬,不过还是很软就是啊。不及眉毛的刘海被剪成很齐的一道曲线,把那人近乎完美的面部轮廓显露了出来,然后指尖就一路向下触碰到了薄唇,很健康的颜色,和,像果冻一样软的触感。

感觉自己像是个变态想要收回手的时候,那人睁开了眼。

……

……



“诶?所以你打了他?”薮一脸震惊地问面前快要把脸埋进臂间的人,“虽然那家伙不靠脸吃饭但是这样也太……”

“有什么办法么……”八乙女的声音嘟嘟囔囔地从对面传来,带着些不经意的撒娇的意味,“谁叫我一起来就发现这个人的手放在我…上……”

“…上?不会是【哔——】吧?我的天哪伊野尾怎么这样了?!平时看着挺斯文的怎么一下子这么禽兽了?ひかる你别生气我我我我去帮你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欺负你的家伙!”薮挽起不存在的长袖,仿佛下一秒就要破门而出去隔壁宿舍找人算账。

“やぶ你也不要这么……”

“可是ひかる你都被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了,更何况你还给了那家伙这个多暗示表白,这不是这不是……”

“他…用手碰了我的嘴唇……”

“嘴唇?!这么过分??!!等等——嘴唇那还好啦。呼——吓死我了。”

“……”

“所以你还在等他看懂?”

说到贺卡,八乙女又把脸埋进了臂间,“那还能怎样啊…我不敢直接和他说啊……”

“你啊……”薮笑得无奈,心里打算帮这两个人一把。


树叶的颜色由春天的嫩绿变成了深绿色,我对你的情感也随着季节的变化越来越浓重。忙期末作业的时候会想起你是不是也忙得连好好吃顿饭的时间也没有,熬夜赶作业的时候会担心你会不会因为太困而直接倒在桌子上导致第二天起来全身酸痛。

室友买回来的刨冰越吃到底下味道越淡,窗外仿佛要提前传来蝉鸣,刚流下的汗水被风扇一下子吹干。

怎么想也是个在平凡不过的初夏。

可是这个初夏却不一样啊。

毕竟我想向你说出那句藏了很久的喜欢啊。



八乙女被薮劝得终于鼓起勇气去找伊野尾的时候,后者已经完成了期末作业,在操场上散步,身边是笑得可爱的知念。

“啊ひかるくん,有什么事么?”知念问拦住两人去路的八乙女。

伊野尾抬起微低的头,打量起面前这个身上还沾着颜料的人,下唇被它的主人不安地咬住,露出尖尖的小虎牙。

“第六个和第二十二个!”可能因为紧张,小奶音都出来了的八乙女还是没敢看对方的眼睛。

“诶诶诶——”

“……”

“伊野尾慧你个笨蛋啊!”

“啊啊啊ひかる你等等我知道了——”

匆忙从口袋里拿出那张贺卡,用手指点着数到了第六个和第二十二个字。

好き。


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控制不住地溢了出来,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想起了冬日里和他一起过的圣诞节和新年,想起了他送来的自家的土特产,想起了他好看得不输给自己的手指在贝斯上来回拨动,想起了他在自己发烧时惊慌失措的表情。

想起了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伊野尾上前一步抱住了那个还在紧张地等结果的人。

“好巧啊,我也是呢。”

在对方抬起的睁大的眼睛中找到了自己的倒影,然后倒影越来越大。

用自己的唇覆盖上对方的唇时,伊野尾隐约听到了对方的一句“对不起…之前打了你”类似的话,不过谁在意呢。

毕竟被告白了的自己已经拥有了全世界了啊。


事后,不愿透露全名的C念表示我听个学长的抱怨竟然还被秀了一脸恩爱真的心很累。以及,他也透露,要是Y乙女不说的话,他的学长当晚就去宿舍楼下用大喊我爱你的老套方式告白了。

很好,这很学长。


评论(2)
热度(20)
  1. 只想做你的輕鬆熊阿月 转载了此文字
    站站雙子的位這個C君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