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

【岛光】八乙女先生,我是来找我的猫的

【八乙女先生,我是来找我的猫的】


普通社会人设定,OOC一定有。

慎入,慎入,慎入。


中岛采购完生活用品回到家后没有在自己脚边感受到熟悉的毛绒绒的感觉,所以他伫在原地把手里的东西放了下来,开始满屋子找他家加菲。

阳台上还有几个被蹂躏过的玩具,然后一直向前,中岛看到了自己忘记关上的小通风口。

牙白。

虽然自己也就是住在3楼,但是……中岛把头探出了窗外,试图找到一点自家加菲的足迹。不出意料地自然是什么都找不到。就当他准备放弃寻找先去忙别的事情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很轻的猫叫。

“啊啊啊啊啊…………怎么……怎么会有猫…………”

!!!


循着声音找了过去,中岛敲开了楼下的门。

没人开门。

“嘭——”

“呜啊……”

????

难道被人……还是…………

正义感MAX的好青年中岛边用力敲门边向里面喊道:“有人吗?没事吧?我是楼上的中岛,失礼了。那我进来了。”

打开门的一瞬间有一陀毛绒绒的东西飞扑向自己怀里。

熟悉的触感,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加菲。

诶????

中岛摸了摸ひかり的头算是安抚,转而开始观察这间蹦出了自家加菲的屋子。

转头就看见了缩在角落里手里拿着电话的屋子主人。

“呃,真的十分抱歉。我保证下次我一定会关好家里的通风口的,”见对方没有反应,中岛走向他那里继续说道,“那个,您没事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对方惊恐地睁大着一双好看的眼睛,举起有些颤抖的手指着中岛的方向,“远一点……”

“啊?”中岛觉得有些奇怪,但到底是自己有错在先,于是他向后走了几步对角落里的人说:“真的很抱歉,这位先生,我下次一定会多加注意的。还有请允许我帮您收拾一下被我家猫弄乱的地方吧,您看这样行吗?”

“不不不……”对方不知为何还在角落里没有动,“请…请把猫带走就好了……”

“诶?”中岛愣了一下,还是先带着ひかり上楼了。简单检查了一下不会再从哪里溜走之后,还是下楼去查看了一下情况。

敲了一下门之后就听到了门里传来的“请进”,进去之后迎接他的是整齐的屋子和大概没事了的主人。

“不好意思刚才好像吓到您了,我只是对猫苦手,请您不要见怪啦。”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露出了有些懊恼的小表情。

“不不不我这边才是,您对猫苦手还发生了这种事,真的十分抱歉。啊,我是住您楼上的中岛,中岛裕翔。啊,这是我的名片,不介意的话请收下吧。如果您平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尽管找我。”

“啊……”急急忙忙收下名片后开始找自己的名片,“八乙女光,是我的名字,”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是个自由撰稿人不搞名片这种东西很久了之后才有些抱歉地继续说道,“不好意思我这里没有我的名片。”转身去拿了纸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やおとめ…ひかる……和我家猫就差一个假名诶。”不知为何觉得有些欣喜,中岛抬头看对方的时候带上了笑,“我家加菲就叫ひかり诶。”

“这样啊。”八乙女勉强地笑笑。

“啊不好意思……”中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一副道歉的样子,紧接道,“不介意的话请八乙女先生来我家吃晚饭吧,就当作是赔礼。”

八乙女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感受到了裤兜里手机的震动,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那就打扰啦。”


其实中岛觉得这个人有点自然熟地过分的,毕竟现在八乙女就在他家厨房里切菜但是他本人却在一边盯着锅里的火候。

虽然在进了家门后,自己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八乙女光这个名字频繁出现在好多公司女同事之间流行的生活杂志上,好像还被称为什么“料理王子”。不过真的长得挺可爱的就是了,而且从锅里飘出来的香味讲真很诱人啊。

“啊,裕翔,递一下我调好的酱汁。”

“给——”不过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啊。中岛在自己心里默默吐槽,不过还是乐意地接受了。

成品端上桌子的时候,中岛还是在心里小小地惊讶了一下,虽然想过这个人会有很好的手艺,但还是被摆满了小半张桌子的饭菜震惊了。

“诶,怎么了不合胃口吗?”看到愣住了的中岛,八乙女有些小心地开口问道。

“啊不是,就是觉得光君真是厉害啊,有点被吓到了啊。”笑了笑,拿起筷子双手合十,“那我就不客气啦。”

放在中心的奶油炖菜散发着阵阵香味,上方升起了袅袅的热气。

很久之后,中岛对那个夜晚的所有记忆,都只剩下有些模糊了的八乙女和他那些让人发笑的小段子,以及在口里翻腾味蕾的炖菜。


之后的日子平平淡淡地过着,中岛和八乙女也因为年龄相仿和乐器等原因很快成了经常一起去吃饭甚至留宿的关系。

一次在中岛家酒过三巡之后,中岛扶着有些微醺的八乙女问他当时第一次相见的时候为什么轻易就答应了去自己家吃饭,红着脸的八乙女半眯着眼睛,有些奶声奶气地回答道:“因为正好到了饭点而且……薮他要来找我要稿子了……啊烦死了啊……”薮是八乙女的编辑,经常在临近收稿的日子里来八乙女家监督他按时吃饭睡觉工作,并且定时没收他的游戏机以防他肝过头。

感情是把自己家当成了藏身的地方啊。中岛有些好笑地想着,觉得这个比自己大了近三岁的人真的是很孩子气啊。这时八乙女忽然嘟囔了几句什么“最近超市打折的商品都不实用呢”这样和他不相符的话,句末的时候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乖乖闭上嘴睡了过去。

中岛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可爱了,却也是有点无奈地扛起这个人往客房走去。搭在肩膀上的手臂很细,自己肩膀所承载的重量也意外地很轻。帮他掖好被角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手上因为长期用菜刀和弹奏贝斯留下的痕迹,有些心疼地对那里吹了口气,心想“伤痛都飞走”这样有些幼稚的咒语。

离开房间带上门之前转过头看了眼他安静的睡颜,和平时笑出褶子的八乙女不一样,和平时认真做饭和弹奏吉他的八乙女也不一样。像个安静可爱的小生物。

中岛看着这样的极少见到的八乙女,心里莫名升腾起一股自豪。毕竟可能就算是他女朋友也不一定看得到啊。

虽然这个害羞的家伙还没有女朋友。

晚安啦,ひかる。


其实一般八乙女是拒绝去中岛家的,毕竟那里养着一只貌似很喜欢自己的加菲,更别说那家伙和自己名字就差一个假名了。不过那个晚上为了躲避催稿的薮,八乙女想象着被薮管来管去的以前的自己,还是大着胆子去打扰中岛了。

所以第二天起来习惯性地去摸手机检查邮件的时候,摸到了ひかり的八乙女差点昏厥过去进入二度睡眠。

“啊抱歉啊昨晚喝得太醉了忘记睡前安顿好这个小家伙了。”中岛揉着惺忪的睡眼用脚赶着有些重量了的ひかり让它远离缩在床上一角的八乙女。

“啊好烦啊,可是今天薮一定还会去我家找我的啊……”还有点起床气没睡醒的八乙女说话也还是嘟嘟囔囔的,微撅着嘴巴揉了揉眼睛。

“那……”

“那还是麻烦中岛先生啦!”用力喊出一句话。

“好好好,你这家伙越来越没有前辈的样子了啊。”好笑地去催那人起床,“走啦出去晨跑。”

“诶??”

“你的编辑和我说了你的情况,让我带你经常出去运动运动,免得太宅了写不动稿子。”

“薮这个家伙有脸说我哦!”


中岛觉得这个叫八乙女的邻居其实很像自家加菲的,从名字到性格。

喜欢一言不合以各种理由叫他去自己家吃饭,或者自己出现在他家门口一脸如临大敌地要求他快点放自己进屋否则要被薮揍了等等。到了别人家里除了去厨房做个两人份的定食以外,其余时间意外地黏人,还很会撒娇,经常撒娇说着什么“我怕薮在我家门口守一个晚上”这样荒唐理由赖在自己家里。

当然是躲着ひかり的。

可能对八乙女来说是同性相斥,但是对ひかり来说是同性相吸。一不注意,八乙女经常被后者吓个半死。不至于半死但经常吓到湿眼眶。

甚至有时候他对着中岛新买的东西也是像猫一样,远远地看着靠近,然后伸出手碰一下很快地缩回去。如此往复。

这些都在在中岛眼里可爱得要死。

这个说好比自己大三岁、比自己早进入社会七年的人,可爱得过分了。


这天,中岛本来是要找八乙女一起去吃新开的一家拉面店的,到了家门口一敲门却迟迟没有人应答,打电话也不接。问了薮才知道这个人竟然出国取材了。

哇。从一开始认识到现在也快一年了,第一次见这个人出远门。

中岛有些悻悻地一个人去了拉面店。热气腾腾的拉面很好吃,不过不知为何热气有些太过熏人。中岛把这个归结为风太大以至于自己的脸被吹得太冷了。

头顶上的电视里放着现下流行的段子,里面的观众嘉宾一个个笑得前俯后仰,中岛却也只是小小地笑了一下。总感觉是听那个人的搞笑段子多了,对其他人的段子几乎可以说是免疫了。

嘛,久违地自己一个人吃拉面还真是寂寞啊。

回去的路上中岛把口袋里一张店长给的优惠券捏得很紧。

想带你一起来吃啊。


这边的八乙女其实早就完成了取材,或者说取材不过是想出来散散心。有些事情让他很苦恼。

自己好像对那个叫中岛的邻居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情愫。

对方明明比自己小,理应自己应该在他面前有个大哥的样子,可是自己就是会常常在那人前面撒娇,做出一些自己也不是很能理解的行为,虽然对方好像很乐于接受,不过还是不太好吧。

大概在他拖延着不回去的第三天,薮一个越洋电话打过来。

“求求你啊快回来吧,我不去你家催稿了……”

“嗯?”

电话那里一阵窸窸窣窣的杂音,然后一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过来。

“光君,你快回来吧。我听薮君说你的工作早就完成了不是吗,我这里积攒了好几张店铺的优惠券,等着你回来我们一起去吃啊!”

“裕翔?”

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就这样吧,恳请八乙女先生快回来吧,”末了薮小声加了句,“不然我就全部告诉他哦。”

“啊??不……”

昂贵的越洋电话只剩下了“嘟嘟”的忙音,八乙女烦躁地弄弄头发。

裕翔只是叫我回去一起去吃饭啊。八乙女不开窍先生把脑袋埋进枕头里,眼前浮现出他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中岛正经的面庞,当然忘不了那只可恶的加菲。哼,还和自己名字这么像。

想了一会儿之后,他起身开始收拾行李,把机票改签成了今天晚上的。

其实我也很想和你一起去吃饭的啊。哪怕你就只想和我一起去吃饭。

嘛。

大概是加菲第一次跳楼到自己家中岛请了自己去他家之后,就对这个比自己小但是可靠的人产生好感了吧。所以啊,就算你没有这个意思,这次换我主动吧。


中岛用一张烤肉券换到了八乙女改签的航班号,他忽略了薮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翻开自己的手帐查了查自己那个时候是否有空。

啊。真讨厌啊。

对着排满了工作的那个晚上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八乙女在凌晨回到家的时候又累又困,饿得不行了的他几乎是爬到冰箱前的。绝望地发现并没有什么能吃的之后自暴自弃地直接躺到了沙发上准备直接睡过去。晚点的飞机几乎是让他一下子就进入了睡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被敲门声吵醒的八乙女烦躁地起来吼了一句“我要睡觉”就准备继续睡过去。

门外的人却还是坚持不懈地敲着门,还在喊着些什么。

实在受不了的八乙女慢慢走向门口,不耐烦地问了句“谁呀”。

“八乙女先生,我是来找我的猫的。”

“啊?”一下子被吓醒了,“猫在哪里?中岛裕翔你又没看好你家胖加菲!”

“放我进来啊光君,我进来了才能带我家ひか回家呀。”

几乎是瞬间开的门。

门外的中岛穿着便装,戴着黑框眼镜提着几袋子的东西。他进门,娴熟地放下东西,关上门。


然后一下子抱住了还有些懵逼的八乙女。

“诶?”又醒了几分。

“大概是光君出去取材了吧,我一个人去吃了次拉面,食物本身很好吃,但是就是没有之前和你一起去吃的那种满足感了。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也许光君对我来说已经成为了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啊。”

这算是,告白吗。

“没有去接你真的很抱歉,昨晚加班回来已经很晚了,去找你等了很久都没人开门所以我就回去休息了一会儿。早上去晨跑的时候给你买了点东西,回家的时候想着顺路就给你带过来了。然后……”

中岛感到自己被那人回抱住了。

“裕翔,我犹豫了很久,还是想和你说。其实我这次取材本就可有可无,是为了……啊不是!”懊恼地加重了句末的自我否定,“你给我打电话就只是……也不是!”

中岛被那人的自我纠结弄得哭笑不得,所以到底是想要说什么,自己都表白得这么明显了,他怎么还不回应啊超级害羞的啊。

“我想,我大概也是想一直和裕翔你去吃饭,和你喝酒,和你玩乐器这些的。所以,所以……”

“所以,八乙女先生,我是来找我的猫的,既然找到了就和我回家吧。”低下头,堵上了那人的双唇。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