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

【慧光】流感

【流感】

双大学生设定,OOC。

接上一篇【你说今天会下雪啊】


新年过后有几个礼拜的小长假,不过因为正好在期末考试前的关系,课业繁忙的学生都选择留校而不是回老家,这里的学生当然不包括美术生八乙女同学啊。

所以他在薮和伊野尾羡慕和担心的目光里坐上了回老家的车,虽然那个担心在他看来有点多余。

“光回老家注意身体啊,不要玩太high了回来一忙学业就发烧什么的。”薮真的很担心他一回家就触发不知疲倦地玩的设定,虽然病了八乙女很温顺,会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熬夜打游戏就是了。

“是啊,别再让我们替你去请假了啊,虽然你们学院的女生……”

“重点在这里吗,受欢迎的伊野尾先生?”


回家也就待了几天,新年的第一天,八乙女带着满满当当的土特产上了回学校的车,妈妈特意叮嘱的伊野尾爱吃的东西和薮爱吃的东西被他随意地放到了箱底,上面压着他宝贝的游戏和画具。一个箱子拖到学校的时候遇到了急急忙忙的高木。

“啊高木,新年好呀,急着去和女朋友约会吗?”心情很好地开着高木的玩笑。

“诶不!啊光,你回来得正好。你快和我来!”

“诶?”

八乙女被高木连人带着箱子一起拖到了他宿舍门口,高木要他轻点声,打开宿舍门向里面看了一眼才让他跟着进去。

床上躺着正在休息的伊野尾。

“他昨天和我们一起去广场倒计时,回来之后喝了点酒玩了一会儿大家都直接躺在地上睡过去了,他这几天都在忙作业,这不,没撑住就发烧了。”高木小声和八乙女说了情况,“现在我要去上课了,可能一个下午都不能在宿舍了,就麻烦你……”这个时候高木的手机响了起来,抱歉地接起来之后他直接把怀里的药一股脑儿给八乙女,就跑着离开了。

“高木真的是忙啊。”这样嘀咕着的八乙女把自己的箱子踢在了门口,发出了一些略微刺耳的响声,用手去稳住箱子的时候带起一阵塑料袋的窸窣。

“啊光你来了。”床上的人似乎是被吵醒了,声音里还揉着睡意。

“啊抱歉,吵醒你了吗。”懊恼的表情让伊野尾觉得有些好笑,瞥到门口的箱子,“刚到学校就过来看望我这个病人真的是麻烦了啊。”作势想要下床。

“诶伊野尾你好好躺床上你不是还发着烧吗!”赶紧过去制止,顺便把手放到他额头上探了探温度。

“啊好冷——”八乙女的手还是室外的低温,贴到额头上的时候凉丝丝的其实挺舒服的。

“啊抱歉!”一下子收回了自己的手,“不管怎样你别动躺下,我帮你干!”无处安放自己的手,不敢碰伊野尾的样子有点笨拙。

“光你太夸张了呀——”句尾嗓音有些哑了,咳了几下便也自觉没事了。

“你看你,烧快好了要感冒了吧!”八乙女有些激动,“快点躺下我去给你倒水吃药。”

“好好好。”看到对方着急得有些小炸毛的样子,感到开心的同时也就乖乖听话地躺下了。

“回家开心吗?”伊野尾问在那里捣鼓水壶的人。

“嗯当然开心呀,妈妈给你做了很多你爱吃的点心等下我拿给你。”

“是之前去你家的时候吃的那个?”

“对呀,当时妈妈看你吃了好多,这次特意又做了好多呢。”端着温水来到床头,“所以先把药吃了,吃完药睡一觉病好了就给你吃!”

“诶,为什么不是现在吃?”

“吃药!”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伊野尾想着刚才那人逼着自己睡觉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为了防止自己偷吃还特地把箱子放在自己身边,确认了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睡着了之后就一直守在房间里了,坐的是高木的椅子。

啊,竟然睡着了。

起身的时候已经感觉好多了,披上大衣来到那人旁边,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

没有反应、

——果然一大早回学校很累啊,还来我这里照顾我。

这样想着的伊野尾把自己身上的大衣轻轻放到了对方身上,却意外地把他弄醒了。

“啊你醒了啊……”刚醒来还有点说不清话,揉着眼睛起身又把衣服披回对方身上,“你是病人所以你的保暖工作才是第一位啊。”

忽然有些不习惯这个人这样男友力的样子,忽然觉得有些害羞的伊野尾脑子很快地转移了话题,“正好也到晚饭点了我们吃饭吧。”

“好你在这等着我去买,你想吃什么?”


高木结束了大半天的课程,还没到宿舍的时候就闻到一股香味,推开门的刹那间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了宿舍,然后就被八乙女用肥牛金针菇塞了一嘴。

“唔…”

“恳请高木先生来帮忙解决买多了的晚饭啊!”伊野尾夸张地做了个“拜托”的动作。

“啊!顺便给你尝尝我妈的手艺啊!”八乙女兴奋地把一个餐盒递到高木面前。

高木花了三秒钟就决定了明天再开始节食,然后开心地接过左边递来的餐盒和右边递来的饭团。

“啊好吃!伯母的手艺真好!”

“嘿嘿是吧。”得意地笑着,八乙女转身又给伊野尾塞了一口蔬菜。

然后这天晚上一直到薮准备睡觉了的时候才等到八乙女,和空了的餐盒。对的,带给他的东西都被分完了。不过他看着在匆匆收拾了东西和洗漱之后就上床准备睡觉的室友却觉得十分欣慰,这家伙终于知道要早睡了啊。


第二天早上起不来的八乙女觉得有些头晕,迷迷糊糊中有人用手碰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然后听到一个声音说着“我来照顾他你们去上课吧”之后就只有放轻了离开的脚步声。

“你啊,怎么刚照顾好了我自己又病了啊。”

“大概……是流感吧。春天快要来了季节交替…咳咳……”嘟囔着反驳那个人,眼睛睁开一条缝。

“别说话了,既然醒了就起来喝点水吧。”

那人慢慢扶着自己起来,背部传来不同于被窝的温暖。

缓缓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那个自己昨天看了近一天的面貌。

“你不用去上课吗?”有些担心地问。

“请假了呀,而且这门课不去这一次没什么关系啦。毕竟还是忽然就叫不醒的你比较让人担心啊,”伊野尾不经意地说道,“不过流感可不会发烧,所以我没有得流感啊。”

才不管流感具体是什么。

有些小小的开心在心里荡漾开来,接过那人递来的水杯的时候熏到了一些水汽,头似乎也不那么昏沉了。

“也是啊,我们两个就别再把流感传染给其他人了。”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