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

【慧光】New world

【New world】

战后设定,一定OOC。

#不知道为什么把这篇定为了生贺#

#希望我喜欢的人新的一年里能更加顺心#

慎入。



伊野尾睁开眼的时候还沉浸在梦境里,晃眼的白色灯光将他拉回了现实,他惊得马上坐起身子,转头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钟表和日历。

“今天几号了?现在几点?”

睡在旁边的人已经不见了身影,自然是没有人回答他。

“小光——”捂住了自己的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脑子里却一直是刚才梦境里的内容:

残月孤零零地悬挂在没有星星的天上,本来就寒冷的天气硬是被增添了一份清冷。他一个人坐在教堂的废墟上,脚边是不认识的尸身,干了的血迹一直从他脚边流向看不到的远方。找不到光。他把头埋在双臂间,干涩的眼睛挤不出泪水。

屋外传来人群的喧闹声,听得他一阵烦躁,起身下床的时候环视了一圈屋子,发现八乙女把他们的匕首带走了。他走向那个上了锁的抽屉,掀开一块地板从中取出了钥匙。

咔。

把枪藏在了腰间,恢复了原样,出了门。


出了门才觉得阳光有点刺眼,他眯了眯眼睛才看清了街上贴着的大字报。脑子有一下子做不出什么反应,只有“投降”、“停战”两个词在脑子里,弄得他有些迷糊。

方才的人群向他这个方向聚了过来,为首的几个见到他连忙过来和他说:“伊野尾君啊,战争结束了啊。这些年头谢谢你们家收留这么多无家可归了的人啊。”末了,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战争结束了。

五个字在他脑子里炸了开来,只留给他一片空白。

“那,”他抓住那人的手,“有见到八乙女君吗?”

“哦,他好像去港口了。”

“港口有什么吗?”

“大概是一部分遣返的俘虏吧……诶你怎么了?”

笨蛋啊。

他这样想着,飞奔向再熟悉不过了的港口。腰间绑着的枪时不时因为他的动作发出声音,视线里飞逝过去的街景很是熟悉。他记得那天他也是这样跑着去港口的。

大概也是找同一个人。


港口围了很多人,人群中有一条很明显留出来的路,通向码头停着的那艘轮船,战俘一个个都低着头向那里走去,脸上再无之前的杀戮之气。谁褪去了战争的洗礼,都变成了普通人。

伊野尾爬上一个集装箱,一张张确认着他们的脸。

终于在队尾找到了那张只见过几次却再熟悉不过的脸庞。

他急忙跳下集装箱,脚底传来的震痛让他险些面朝下摔倒在地,用手撑住缓了缓,也不顾地上的铁屑刺进了肉里,朝着刚才看到的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还差几米的时候就看到人群一阵骚动,加快了速度跑过去沿着那人挤开的道路从人群外来到了战俘们身边,一眼就看到了将一个战俘扑倒在地的八乙女。

“光——”他上前一步制止了即将插进胸口的匕首,八乙女的力气大得吓人,羸弱的胳膊颤抖着,缓缓将匕首向下企图再次刺进那人身体里。

伊野尾的举动给了军方一点时间,一个士兵上前分开了战俘和他们两人。打掉了八乙女手里的匕首,正想对他说些什么时候毫无防备地被他涌出来的眼泪吓到了,轻轻用手擦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被刺破了,鲜红的血液蹭到了对方的脸上。

“小慧……为什么不让我了结那个人?明明他最该死不是吗………”

的确,杀死了他们两个人的父母,那个小军官的确应该以命偿命。那夜他带人闯进家门的画面一直是他挥之不去的噩梦,自己也因为他而流落到现在的地步,可是……

“你看,你不也带着枪吗?”八乙女用手碰了碰他的外衣,“走吧,现在船还没开,我们到那里去开枪就能把那个人杀死了。”

“但是明明战争都结束了啊。”

伊野尾的声音很轻,正好吹起了的一阵风似乎都要把他这句话吹散开来。

——战争好不容易都结束了,我不想让我们再受到这场战争的影响了啊。

       即便,我比你更加地想让他下地狱。  


“我知道的啊。”八乙女用手捂住脸,哽咽的声音从他指缝里飘出来,“我明白从薮他们抓到他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不能将他置于死地了,可是……”

你要说的那些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不甘心啊。

我们因为他而受到的这些痛苦,无法还给他。

可这就是战争啊。

伊野尾抱住了那个瘦弱的身子,将他的头埋到自己颈窝里。

“都结束了,我们去集市看看能不能买些什么东西对付一下,然后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再想之后的日子怎么过吧。”

八乙女没有回答他,而是抬起头来抹了把眼泪,拉着他的手朝着集市的方向走去。

都结束了啊。那我们就好好生活下去吧。


教堂里挤满了幸存下来的人们,他们聚集在一起听着新上任的牧师指挥唱诗班的人吟唱圣歌;集市上的人也比以往多了不少,战争里积攒下来的物资意外地不少;驻守的军队也向路过的居民发放着多余的东西,武器都被收到了一起准备回收。

伊野尾拎着刚买到的鸡蛋和洋葱,听着圣歌等去回收武器的八乙女。抬头看到了一片残阳里晴朗的天空,西边的太阳剩下了一小半。

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

他兀自这样想着,向路过的薮挥了挥手,揽过跑回来的八乙女,一起向家里走去。

“你刚才在干吗?”

“嗯?我在听教堂里那些人唱的赞歌呀。”

“那个不是赞歌啊,我听回收的士兵说是首叫作New world的圣歌。”

“诶,New world啊,真是个好名字啊。不过难得有你说得准的英语啊。”

“喂!”


新世界啊。

我曾梦到过这个世界上要是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该怎么办,可是梦醒时分我却还是找到了你。我们都有惊无险地存活下来真的是太好了。

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新世界啊。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