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

【慧光】狗血八点档

新人编辑×新人记者,OOC。

结局一定是好的,大概写不下去【这已经是第二稿了

这个算是试阅吧,当然第一章非常无聊【摊手

01 所谓巧合

伊野尾是个新人小记者,在这家知名度一般般的杂志社I刚待满正好一个半月,今天他早上手贱按掉了最后一次闹钟,导致他直接穿越去了一个小时以后。这铁定是要迟到了,可是饭碗还是要的啊,所以他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收拾了自己就冲出了门。

按完电梯后直接用那只手扶着墙,另一只手提了一下鞋帮。

这个动作本身不尴尬,可是被人看见了多少有点尴尬的。

身后的青年看起来和他一般大,整理得一丝不苟的样子莫名看起来很禁欲。喂喂,他提醒自己,明明人家只是穿了身还挺休闲的西装啊。那人看到他刚才的动作后好像皱了下眉头,就很认真地盯着不断变化的数字等电梯了。

也是哦,毕竟我刚才的动作真的挺难看的。他兀自这么想着,开始酝酿等会的说辞。


今天的八乙女光觉得世界对他很不友好,成为I社编辑第一天就遇到了电梯维修不停靠他所在的8楼这样的事情,往上走了一层还遇见一个出了门才穿鞋的上班族。

电视里说今天射手座运势不好好像是真的啊。

就连电梯停靠在9楼的时间好像都有点延迟了。啧。

出了公寓大门,三步并两步地走向车站,抬起手看了看表。应该还能赶得上。

虽然他已经尽量忽略从他出电梯门开始就一直跟着他的脚步声了,但是不会不爽是假的,毕竟他这么有洁癖还有点强迫症。

所以他只是留了个心眼。

直到他到了I社所在的O大楼22层,他才觉得有点奇怪。这个人还真的是一直和自己同路啊。难不成自己招惹了什么不得了的人吗。不会吧,他八乙女光从小就善良遵守交通法则面带可爱的笑容。所以一定是那个人的问题。


伊野尾在好不容易到了22层的时候就被眼尖的上司叫了过去,劈头一顿训话之后就让他去见新编辑。大概是祸不单行吧。他这样有点自暴自弃地想着,然后就在会议室见到了早上的那个青年。

“好巧啊……”脱口而出竟然是这句话。

“是啊,”对方明显地也有点被吓到了,嘴角有点抽搐,“伊野尾君你好我是你的新编辑八乙女光。”

你的,新编辑。嗯?

“我的?”

“没错,之后我都只负责你一个人的稿子。”

“诶?上边这么看好我?”

“可能吧。不过我听说上面对伊野尾君上周的那篇有关建筑方面的文章十分满意,有可能本社新创刊的《on the way》会为你开设一个专栏,不过具体还是要看近期的表现了。”

“……”信息量有点大伊野尾一下子处理不过来。

开设,专栏。那他不就能经常不用来这栋大楼上班窝在家里工作了?

“所以伊野尾君请加油吧。希望这周也能有让上面满意的文章。”

“嗯,我会的。”

“还有,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用吧,”递过来一个三明治,“早上看你匆匆忙忙地出门大概是没吃早饭吧。饿着肚子是赶不出好报道的。”

“谢谢你啦。”抛了个wink。

“……”大概是害羞了。


中午的时候伊野尾去了往常那家定食屋吃午餐,在门口排队的时候往里面张望了一下,发现了某个很熟悉的人。

棕黄色的头发好像被它的主人揉得有点乱,有些过长的刘海下有双好看的大眼睛。桌上的定食还冒着热气,旁边放着他摘下的黑框眼镜。

伊野尾觉得自己大概是脑子坏了,冲进去坐在他对面,然后叫了份和对面那人一样的定食。

“真巧呀,编辑先生,”伊野尾看着明显有些被吓到的八乙女,“我也喜欢吃这份定食。”

“看来伊野尾君是这里的常客?”咬了口天妇罗,可爱的小虎牙一闪而过。

“也就一个半月吧,毕竟在这里工作呀。”

“那在那栋公寓也只住了一个半月?”

“差不多吧,谢谢。”喝了口刚端上来的汤,“下午想去个地方取材,一起去吧。”

“诶?好。”低下头加快了吃的速度,“伊野尾君真是拼啊。”

“毕竟要养活自己呀,房租一个月不便宜啊。”

“噗哧——”

“笑什么?”

“从今早你那样真的看不出来,我还以为你是个懈怠工作的富二代呢。”

“喂!”

“我吃完了,先去处理工作啦。一会见。”

“嗯,一会见。”伊野尾看着他放在桌上的那两枚硬币有些出神。说不定他的编辑是个和他很合得来的人啊。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