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

【慧光】狗血八点档

新人编辑×新人记者,OOC。

结局一定是好的,大概写不下去【这已经是第二稿了

以及欢迎大家捉虫,希望大家多留言多点赞多推荐呀【不要脸地卖萌


02 所谓取材

伊野尾觉得自己的直觉还是很准的,毕竟坐上电车的时候那个人就和他说已经和上头说过一声可能到了下班点也不一定回得来所以就直接在取材后回家。是个考虑周到的人啊。他大概想到那人在午休期间处理自己的工作还要看他发过去的信息的样子了,然后果不其然在对方脸上捕捉到一丝疲倦。

有些抱歉地在心里默默记下了要替对方去填报销单,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一罐热咖啡。

暖意从手心蔓延到了整个身子,午后的阳光透过车窗洒在那人看的书上,反成一片亮白。

“伊野尾君怎么突然想去美术馆取材了?”

“诶?”被对方突如其来的疑问吓到了,“大概是觉得那种建成有一段时间了的美术馆会很少有人写吧,然后我又觉得可以从建筑学的角度重新挖掘一下看点。”

“果然是建筑系毕业的啊,”八乙女扬起一个称赞的笑容,“不过利用自己长处这点真的很棒,那我是不是能期待你成为专栏作家了啊?”

“诶——我倒是想啊,这样就不用天天朝九晚五地去公司了。”

“加油呀,入职一个月半的小记者!”加重了“小”。

“你也是啊,今天刚上岗的小编辑。”

然后两个人都被逗笑了。

大概就是这里合得来吧。伊野尾这样想,目光投向窗外晃过的田园。


美术馆挑不出毛病,也很难再找出什么新看点。这大概是八乙女拿着介绍册跟着伊野尾前前后后跑了很久所得出的唯一结论。

在介绍册上的最后一页打了个勾,算是很强迫症地完成了这次参观之旅,八乙女非常难受地觉得伊野尾这个人带自己来这里就是给他添堵的。可以想到的看点一翻介绍册就能看到,而且图文排版也没什么毛病好挑的。

虽然说那家伙想要以建筑的角度来看但是不加一点平常的东西不行吧。

伊野尾发现他的编辑一钻牛角尖就会无意识地撅嘴。嘛,虽然很可爱但是别在洗手间门口这样啊。

有点黑线地上前去拍了拍那人的肩,塞给他一张便签,“这个是我刚才想到的点子,你看看行不行吧。”

完全从建筑学的角度分析了美术馆,在被提及很多的外观方面却是寥寥几笔。设在角落里却能把一整条长廊尽收眼底的咖啡厅,巧妙地避开了视线却不难找的洗手间,而便签中最显眼的莫过于被圈了三个圈的“展览”二字。

“现任馆长下个月就退休了,新馆长上任一定会有一场不同于以往的展览。我想……”

“跟进?”八乙女迫不及待地接了下去。

“差不多,不过我们要把重点放在内部布局的改变上,因为美术馆自己就会强调展品本身,我们怎么能和外面那些杂志一样呢?”

“哇!真没想到遇上这么好的事!”

“编辑先生也请你自己多做做功课啦,把介绍册盯破了也不会说这种事的。”大概是看着对方被自己说炸毛的样子太过可爱了,伊野尾没有忍住拍了下他的头。

“那我去和新馆长交涉吧,如果能把报道的全权包揽下来更好了!”

“这倒不用,我已经和新馆长打好招呼了。全部包揽下来对我们来说任务太重了吧,而且上头也不一定同意。”

“伊野尾君已经想到这么多了啊。”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毕竟我可是干了一个半月的小记者啊。”加重了“小”字。

“是是是,伊野尾大人,毕竟您可能就是我之后的摇钱树了。”虔诚地双手合十对着伊野尾低下头。

背着光的八乙女一低头就让残阳溜进了屋子,停在了他棕黄色的头发上几秒钟。

“诶要是没有编辑大人的鞭策我一定还会每天出了门才穿鞋的。”随口爆出了今早的黑历史。

“伊野尾慧你不是棵整洁的摇钱树啊。”

“从中午就开始顶着一头鸟窝的某人没有资格说我。”

“为这个拌嘴你是小学生吗?”

“你不也是。”


和馆长道别后很自然地踏上了完全一样的回家道路。嘛,你不尴尬那我也不尴尬,本来就住在一栋楼里,有什么好尴尬的。

不过没有晚饭吃的伊野尾看着和自己道别去超市买食材的八乙女,倒是感觉有点不甘心。

莫名有点想去蹭饭吃。

然后他也鬼使神差地这么做了,伸手拉住对方的大衣角。

“……?”

“介意……”

“一起去我家吃饭吗?”

“嗯好啊。”

蜜汁默契?还是他只是看穿了自己?

“别想啦,你的肚子从电车上叫到现在了。”

“诶?那我I社第一帅哥的名号不是也——”

MDZZ。

“走啦,一起去选吧。就当犒劳你今天工作很努力,未来的摇钱树。”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