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

【慧光】狗血八点档

大概是要进入主线剧情了,非常扯淡,请大家记住主要看的是两个人谈恋爱【摊手

欢迎捉虫,大概周末会停更,周一会继续的。

码字好累啊有点坚持不下去了,向各位写文的太太们致以最诚挚的问候【x


05 所谓八卦

今天编辑先生又是和他负责的记者先生一起来上班的,经过茶水间的时候听到了里面传来的闲谈,大概无非就是关于《on the way》的各种传闻,什么将由集团的继承人直接担任主编一职,下面的编辑和记者作家都将由他亲自来选择。

“所以还是要加油啦。”八乙女拽了拽听得有点走神的伊野尾。

“听说集团的继承人是个从未露过脸的小少爷,这突然叫他选人也不好选吧。”

“所以就看这一个多月的表现以及之前记录在案的功绩了吧,”说到这里有些不满意地瞥了瞥嘴,“我们的话成败就在这一个月啊——”

“你为什么这么看好《on the way》?”

“毕竟是个新生儿啊,不像现在的这本杂志,很多东西都已经定了型了,在销量没有太大滑动的情况下不会有什么大的改变,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这种新人很难加入那些专栏或者板块的核心部分啊。一直在做别人安排好的工作没什么意思啊……诶?”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一下子说得太多了,转头去观察对方的反应。

“放心啦,”他笑着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我们两个一定行的啦。”

“所以为什么早餐钱都是我付?”

“明天还给你啦。”


午休的时候又去了那家定食屋,惯例地去坐了编辑先生对面的那个位置,惯例地点了和编辑先生一样的定食。旁边传来同公司的人在谈论新杂志,无非是早上听到那些的升级版八卦,多了些无聊的未来主编的女朋友是个美人这样的消息。

“编辑先生大学读的就是文学专业吗?”对那些绯闻并不感兴趣。

“是美术设计这方面的。文学杂志这些算是后来慢慢越来越喜欢的东西啦。”

“诶——”伊野尾觉得对方大概是个很厉害的人,“那怎么当了编辑?”

“刚入这行的时候进了家老家那边的小杂志社,当时真的是很困难啊,”皱了下眉头,“大概一开始包括我在内就主编和一个像你这样的小记者吧,不得不兼职当个编辑帮帮忙。后来杂志规模渐渐变大了发现我已经是个专职的编辑了啊。”得意地抛了个有些莫名的wink。

“真是一段了不起的经历啊。”

“伊野尾君呢?我看你的资料上写着是建筑系毕业的啊。”

“大概就是想当个能追逐真相的人吧。”

“你是中二病吗?”毫不留情地吐槽。

“让这个世界陷入孤独。”突然放低了声音来了一句,然后两人都发出一阵压抑了声音的爆笑。

八乙女掏出手绢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不出意外地发现对方也在用手干同样的事。

“小心袖子啦,差点沾到了。”一手抓住了对方企图动作的手。

“……”

“啊,抱歉,请小心。”八乙女在对方的沉默里反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小心地将对方的手放回了桌上,这才收回了手。

“回去吧。”掏钱。

“好。”


下午的时候,八乙女在去主编那里交报销单和汇报单的时候被告知伊野尾已经在上午帮他交了,而且主编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询问他关于那个美术馆的事情。一一如实回答之后,有些受宠若惊地得到了一些外出取材的宽限。

出了主编办公室的门觉得总有点奇怪,直接去了伊野尾那里把他叫到了茶水间。

“大概那个美术馆挺有名的?不过我听薮说的确有挺多别的杂志也向他要了采访权,也只是得到了比平安夜那天多几天的跟进时间,可能我们两个魅力比较大吧。”到了最后就开始不负责任地跑火车了。

“我上网查了下上一次在那家美术馆举办规模类似的活动是由那家知名的《拓印》负责全程跟进的,而且据分析那次和《拓印》的合作算是互利共赢的,但我们这次……”

“嘛,薮不是因为和我关系好才给我们这次机会的,大概他有他的想法吧。”

“但是想来想去真的……”

“ひかる你不用想太多啦,不是你说要好好地把这次跟进做好吗,那就抛掉那些没用的——如你所说地加油就行啦。”

“嘛…好。那下班见啦。”

“嗯。”

掏出手机接起了那个响了很久的电话。

“果然他还是有点在意啊,”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所以和你说过不要太过啊,把我们两个小时候的那些破事都说出来,弄得他觉得……”

电话那边说了几句,然后是伊野尾一阵沉默。

“好吧,我会先隐瞒下来的。你那里也要加油啊,”又听了对方一句什么嘱咐,“嗯,你也要保重啊。再见。”

盯着手机有些出神,直到屏幕暗了下去。

“这都什么鬼一样的狗血情节啊。又不是晚间八点档!”小声抱怨了一句后便起身又重新投入到了工作中。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