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

【慧光】狗血八点档

你们猜我能不能把这个故事圆回来呀嘻嘻嘻嘻【放弃的维笑


07 破碎

自从伊野尾把八乙女告诉他的那些情况告诉了薮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他了。虽然只是过了两天,也知道他作为一个成年人会照顾好自己,伊野尾还是在第三天下班的时候对正在厨房准备晚饭的八乙女说了这件事。

“你是不是怀疑他一个人去调查了?”

“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我以前听他说邻居家的夫妇很照顾他什么的,不过其实我觉得他特地请人画了这么一堆和案情有关的画作才是……”

“嗯,他想要在平安夜展出那些东西,意思是他想要在平安夜那天透露给外人,可是为什么是平安夜,而且他怎么就能保证那些来看画的人一定会得出这个信息……”

“可能只有特定的人看了这些画作才有反应,但是……”

伊野尾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自己,来电显示是薮。急急忙忙地接听后那头却没人说话。

八乙女阻止了伊野尾想要说话的动作,示意他开外放并调大音量。

有很轻的杂音,有点像什么轻音乐,以及薮和另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当时那件事本来都快水落石出了,结果……”

“真的是因为他吗?我觉得整个……”

“你是信不过我,还是信不过我父……“电话被人掐掉了,毫无征兆。

伊野尾君不知道为何觉得有些奇怪,他拉起八乙女的手走到阳台上。

两个人在拉了窗帘的阳台上,看到了薮的车停在下面。


“车里能保证是薮本人吗?”八乙女用气声问紧盯着车门的伊野尾。

伊野尾一下子拉着对方躲到窗帘后。

嘘——

他只是对着明显被吓到了的八乙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很快门口就响起了门铃电话的声音。伊野尾拉住了想要去接听的八乙女。

这是八乙女的房间。

电话停了,然后很快就听到了楼上传来的门铃电话声。

“我出门前关了灯的,没事。”伊野尾仿佛是在对自己说。他太了解薮了,就如同薮了解他一样,他会在忙碌的时候只开一盏用的台灯却关上所有其他照明的灯,当然还听不到门铃。

“我现在马上上去,你在这里,”深吸了口气,一字一顿道,“千万不要不小心让窗外的人能看到你,千万。”


直到听到楼上传来很轻的开门声,以及楼道里传来的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后,八乙女才反应过来。伊野尾到底什么意思?现在他们两个算是被盯上了?还是其实只是他一个人被盯上了?

有种熟悉的恐惧感从后颈沿著脊椎蔓延到整个身体。

熟悉,因为之前在和有冈私自追查那个事件的时候也感受过。像是被人洞悉了一般透明的被看穿的恐惧。而且,大概也来自同一个人。

是那个人。

薮刚才打来的电话里的那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天花板传来东西被摔碎的声音,以及沉闷的倒地声。

然后是摔上门的声音。

——以及一下子冲击着八乙女耳膜的,敲门声。

与此同时,接听了伊野尾打来的电话。

“不要开门,我马上下来。”


有些疯狂的敲门声没有停过,八乙女鼓起勇气准备去猫眼看一眼的时候就听到了伊野尾的声音。以及薮的声音。

“他和这件事没有关系你要冷静!!”

“可是我听江口先生所说,这件事他也有责任的!所以你让我进去把他抓出来去给……”

八乙女握着手机,屏幕上的那行“藏到衣柜里”十分晃眼。

刚钻进衣柜里的时候就听见大门被人强行撞开的声音,以及应该是伊野尾被人摔在地上的声音。

将自己埋在衣服底下之后就听见那人闯进自己卧室的声音,不过他很快就离开了。


公寓管理员在赶到的时候,已经只看到了坏了锁的大门和被人翻乱了的东西,准备报警的时候被一个声音拦了下来,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倚靠在门后的伊野尾。

“你不是住在楼上的……”

“对,这正好是我朋友的房间,刚才来的那人是我们两个的朋友,我们最近吵架吵得有点厉害,所以还是请您包容一下,我保证没有下次了,这次真的十分抱歉,给您添麻烦了。”说着要起身鞠躬,却被管理员制止了。

“看你好像被人打了的样子还是好好休息吧,这次我就不追究了。”

“谢谢您,这次真的十分抱歉……”目送着管理员走远,然后关上门对着卧室的方向说道,“编辑先生说得对啊,我们真的摊上案子了。”


从卧室里走出来的八乙女带着一本小本子,他坐在伊野尾旁边,把本子塞给了他。伊野尾却没有翻开,而是直接将它放到了口袋里,然后扶着墙站起来,对他说:“收拾一下东西,你暂时住到我家里比较安全。”


评论(1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