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

【慧光】狗血八点档

大概快结局了嘻嘻嘻嘻可我还不知道怎样让两个人表明心意【摊手

不过我大概今晚就能写完…吧……【bug好多改不多来了自暴自弃


09 迂回

八乙女一大早就把记者先生叫了起来,说是要带他走一条捷径去Y村,很有职业操守的记者先生花了五分钟整理了自己就表示可以和他出门了。八乙女很满意地看着对面还有着睡意却强打精神的某人,心情很好地把自己的小番茄分了他一个。

“怎么现在才想到捷径?”

“昨天本来想带你走的,可是有一段路不太确定,昨晚查了一下。”

“诶,那还有别人知道那条捷径吗?”

“嗯…应该没有了。毕竟之前那次是我自己去的。”

“那就好。”

八乙女没有接话,他知道伊野尾的“那就好”里包含着那些他不愿意去想却必须面对的东西。


捷径不出意外是一条山路,却还算隐蔽。大约走了半个小时,两人就已经看到了Y村。在山脚下的一小片平原上,几乎看不出有人生活的痕迹。

“Y村真的有人?”

“两年前来的时候其实已经有很多人搬走了,大概是因为发生了那样的案子吧。昨天我查了下,据说现在已经没有人居住了。”

“那我们来这里……”岂不是没有任何意义了吗?

“东西还在,证据都还在。”


“而且最关键的东西都没有被搬走。”

伊野尾惊恐地回过头寻找声源,一边下意识了抓住了八乙女的手腕准备跑。

没有人。

应该说是看不到人。

仅有声音,却看不到人。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恐惧,冬天的干燥让人嗓子发疼,寒冷的空气吸进鼻子里几乎要堵住每一寸开合。

“江口先生,您到底想干什么?”八乙女大声喊道,“是想隐瞒真相吧。”

那个声音没有回答他。

“慧,你现在就一个人回去。”薮的声音。

伊野尾转过头发现薮在他们身后,一步一步朝着他们走过来,左手藏在身后。他抓着八乙女手腕的力度不禁加重了几分。薮这种声音太过熟悉了,他也就只在那次他十分生气的时候听到过。

“编辑先生,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自己当初做了什么。两年前没有让你得到应有的下场,现在是时候让真相大白了。”

“我……”八乙女深吸了口气,用另一只手拉开了伊野尾的手,“问心无愧。”

“江口夫妇的屋子还在那里!你要不要现在再去故地重游一下,回忆一下两年前你是怎么让江口先生被警方带走的?”


“ひか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伊野尾向后走了一步,看着低下了头的八乙女,“难道是你让这件案子……”

“记者先生,要说有根据的话哦,”八乙女有些难过地抬眼看了伊野尾一眼,“跟我来吧,屋子里真的有证据。”末了,又看了眼薮。

伊野尾站在那里左右为难,他不知道该相信他刚认识不久的编辑先生,还是认识了这么多年的薮。他对前者抱着一种难以言表的情愫,对后者却是十几年来无条件的信任。

“记者先生不愿意跟我去吗?”他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忽略了已经到了他跟前的薮。

“住手——”伊野尾只是上前拦下了薮。

“你还相信他啊。”薮对着伊野尾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看了再行动也不迟吧,”伊野尾看着薮,“你又怎么能保证江口先生告诉你的都是真的呢?说不定他为了自己的利益向你说谎了呢?”

“你也知道那件事?”八乙女有些惊讶地看着那人。

“我知道的也仅限于你那个晚上告诉我的,其他的都是我的猜测。走吧,带我们去。”


到了目的地后,八乙女直接上了楼来到了卧室,屋子里的家具都还在,他径直来到衣柜前,打开衣柜,把左边的那叠衣服全部搬到床上,再打开了底部的一个小盒子,从里面取出一封信。

“这个,是当时我找到的真正的江口夫妇留下的遗书,里面写到了他们预料到会被自己的孩子所杀。”

两人没有说话,薮显然被这句话所震惊。

“所以说,其实现在的江口先生当年不过是自愿去坐牢的,至于现在为什么折回来说我的不是,怕是知道了真相觉得不甘心吧。”

“不甘心?”薮问笃定的八乙女。

“你说是不是啊,江口先生?”八乙女突然对着门口的方向喊了一声。

门口有人冲进来夺走了八乙女手上的信件,从裤袋里掏出打火机把信烧掉了。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