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

【慧光】狗血八点档

大概会写一点甜甜甜的番外,大概【摊手


11 尾声

“怎么这样……”伊野尾觉得不可置信。

“不过也是没办法的,毕竟遗书里还写着希望江口先生去替真凶赎罪……”

“……”

“只能说一开始江口夫妇已经想到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会对自己起杀意,但是他们还是偏袒了……”

无言。

伊野尾忽然有种自己和八乙女堵上命追查了这么久的真相到最后被骗了的挫败感,不对,那个人都知道。他忽然开始心疼起来。那个人都知道,他也知道江口先生会追过来,也知道薮被江口先生骗了,也知道自己会……

他把脸埋进手掌里。

他一个人承受了这么多,自己还在一开始没有相信他,把他介绍给了薮。

“不要难过伊野尾君,”有冈拍了拍他的肩膀,“起码没什么大事不是吗?”

“也是,”他抬起头,看到了诊室的门打开了,“不过我还有件事情没有做。”

几个礼拜后。

再见到薮的时候是伊野尾一个人去的,薮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还有点惭愧。

“果然他不太愿意见我吗?”

“诶不是啦,”伊野尾把定下来的日程安排给薮看,“他还在审我昨天的稿子,太忙啦。”摆了摆手。

“这个是?”薮指着日程安排里夹着的一张图稿。

“ひかる帮你画的圣诞版本的かなちゃん,说是当作你的圣诞礼物。”

“好可爱啊,”薮笑得眯起了眼睛,“后天就是平安夜了,也不算提前送圣诞礼物吧。”

“哈哈也是啊,所以说这个笨蛋啊。”

“对了,明天平安夜你们会来吧?”递上两张入场券。

“哈哈,我们可是有采访许可的啊,”伊野尾却还是收下了,“不过也想当参观者试试看呢。”

“大酱怎么样?”

“他在ひかる生日那天干了件大事。”

“诶?”

“在别人的庆生派对上向加奈子ちゃん求婚了诶。”

“诶?”

“新年的时候大概要去见家长了,估计年后就结婚了吧。”

“他明明是我们几个里最小的不是吗!”

“所以说要加油啊,大叔。”

“喂!”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遇上了同事,说是叫他去主编办公室。

来到主编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后却发现八乙女也在。

“什么情况?”伊野尾问道。

“可能要把我们都炒了?”

“喂!”

进去之后看到的却是一张年轻的脸,那人对着他们露出了并不公式化的笑容,精心打理的头发梳在一边露出一张帅气的面孔。

“八乙女先生,伊野尾先生,我是高木雄也,《on the way》的主编。”

诶——

诶——

“对,”那个人看到两人掩盖不住的惊讶笑得更厉害了,“我就是你们口里那个小少爷,不过我还没有女朋友就是了。”

“啊,失礼了,高木主编。”

“我想你们应该很清楚我把你们叫来的目的,既然如此新年过后到26层来上班吧。”

“好——”鞠躬。

“好——”鞠躬。

“那好好享受年末的工作,新年见!”

平安夜那天下了小雪,八乙女早上打开窗子探出头去,就听到上面传来某人的声音。

“编辑先生早啊——”

“早——”把头费力地转了一大圈,才看到了看着他笑个不停的伊野尾。

“那就一会见啦。”

“好。”

过了几分钟,伊野尾就从门外非常娴熟地进来了,非常自觉地坐到了餐桌前。八乙女也没和他说什么,只是从厨房里端出了早饭。

吃完了早饭两人收拾了一下,便一起出门了。虽然并不想挤圣诞节的商场,但是有必须要买的东西。以及,某人觉得走在一堆情侣之间说没压力是假的。

下午的时候早早地来到了美术馆,把买的一个圣诞礼物送给了薮便投入了工作,比较闲的八乙女更是去给薮帮忙了。伊野尾站在门口看着一点点搭出来的东西,觉得有些莫名的感概万千。

晚上的时候画展陆陆续续有人进来了,八乙女一眼就看到了有冈两人,连忙拿着上午刚买的礼物过去,一开口差点就是“新婚快乐了”。

有冈有点害羞地接下了他的礼物,也接下了他的那句“祝你们百年好合”。倒是加奈子没有有冈那么害羞,款款大方地谢过了八乙女和走过来祝福的伊野尾。

“大酱运气真好呀。”

“难不成你要抢加奈子ちゃん吗。”

“喂!好好当你的记者好吗。”

“其实都差不多了,那我带你去看个东西吧。”

然后不由分说地拉起八乙女的手,从画展的一个小门跑出去。外面已经积起了薄薄的一层雪,靴子踩在有些湿的雪地上发出很轻的独属于这个季节的声音。

“你看——”他指着美术馆背面的一面墙。

墙上是八乙女画的那个加奈子ちゃん,头上被人加了个气泡,里面用他再熟悉不过的字体写着“想让编辑先生一直和我一起工作”。

一直。

“那么,编辑先生答应吗?”伊野尾觉得这句话堵上了他大半辈子的勇气,他甚至不敢抬头看对方。

“工作的事情也并不是我能够决定的啊。”对方幽幽地来了一句。

“那——”算了豁出去了,“我喜欢ひかる,能和我交往吗?”

吸进鼻子里的空气仍旧是寒冷的,却独独在这个时候带着好闻的糖果味。远处有什么地方放起了烟火,在天边划出一小片五光十色的亮光。

我喜欢的人就站在我面前,对着我说出了交往的请求。

想起了初次见面他有些奇怪的样子,喜欢吃小番茄,笑眯眯地跑着火车,有些长了的刘海差点遮住了眼睛,吃着自己做的饭菜的满足的样子,出门替自己去面对薮的背影,拉着自己跑到车站的后面,替自己挡下来那些可能的危险。

全部是他啊。

关于这一个月的回忆,几乎都是他啊。

“好啊。”

“嘭——”墙后有人出来拉响了礼花,有冈第一个冲到他们面前,后面跟着加奈子和薮,起哄着让两个人亲一个。

然后在八乙女的记忆里,就是伊野尾红得要命的脸,和嘴唇上同样柔软的触感。

-END-


评论(6)
热度(11)